首页 / 同好交流 / 正文

品丝论足美脚踩踏社区

管理员 24-06-01 09:43:46 3 收藏
同好文章

  【玉石婶婶家的踩踏】



作者:不详

字数:1万


  石玉是省电视台的新闻主播,虽然35岁了,仍和年轻时一般清纯漂亮、乌

发如漆,肤白胜雪,身材窈窕。十几年前就是出名的美女,现在还是好多男士的

心中偶像。她的丈夫是一位成功商人,女儿就读于一所贵族中学,今年15岁,

和母亲一样美丽、娇嫩。石玉事业顺利,家庭幸福,本来应该很满足了。可她最

近却不太开心,播音有时走神,怎么回事呢?


  原来,家里最近来了一位客人。是老公叔伯哥哥的孩子,叫阿柱,12岁的

一个男孩,在农村呆惯了,乍一到了省城,什么也不懂,学东西还慢,显得又土

又脏,笨头笨脑。石玉工作繁忙,应酬又多,是电视台的交际花。还好雇了家政

人员,做饭打扫,房里干干净净,很省心。可是这孩子脾气倔,老和保姆吵嘴。

石玉应酬完了回来,还要照应这孩子,弄得很不高兴,心里开始厌烦这个孩子。


  这天中午难得清闲,一下班石玉就回家了。看见家政保姆正和这孩子拌嘴呢

。一了解才知道,保姆做好中午饭,还有点时间,就去打扫地面,到主人夫妇的

卧室时,这孩子要求他来打扫,保姆拧不过他,只得让他来干。结果他来干,一

下子就把石玉一身挂在衣架的一身粉红缎绣凤旗袍给碰掉,还被拖把给弄脏了。

保姆来埋怨他,他还不服气,正吵着的时候,石玉回来了。


  石玉听了气的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,粉面通红:这身旗袍是石玉的心爱之物

,只有高档的宴会她才会穿。她让保姆提前下班。她郁积多日的情绪,此刻都发

作了,「阿柱,过来。」那孩子蔫头耷脑的走过来:他对石玉这个婶婶一直很惧

怕。「你想干什么?还想在这里住吗?给我到厨房里。」说着,伸手拧住他的耳

朵,用力掐着。把他扯到厨房里。「跪下。把上衣脱了,好好反省反省。」现在

是深秋季节,这厨房背阴相当冰凉,阿柱只好跪在地下。


  回到在温暖的客厅,石玉余怒未消,这时女儿莉莉回来了,一进门看见母亲

在客厅:「咦,我的漂亮妈妈怎么中午回来了,很少见那。」 石玉看着女儿,

心情变好点了:「莉莉,你怎么也中午回来了,下午不上学吗?」「学校没事,

我们好几个就回来了。」 莉莉轻巧的说「表弟呢?」


  「别提什么表弟了,我罚他在厨房里跪着呢。」「怎么了?」石玉就把经过

说了。莉莉叹了口气说「表弟太马虎了,让他跪一会也好。」莉莉看到饭桌上的

饭菜,「哎呀,有我爱吃的鱼香肉丝……「石玉笑着说:「小馋猫,洗洗手快吃

饭吧。」


  母女俩吃着,莉莉曾问要不要叫阿柱来吃一点。母亲没答应。吃完了饭,母

女俩一起到客厅看电视去了。电视里放映的是韩剧,娘俩个欢笑不断。看了一会

电视,女儿撒娇缠着母亲想吃苹果。石玉笑着说:「懒虫,妈妈给你洗去,一会

儿就好。」


  石玉来到厨房拿水果,厨房一开,一阵寒气袭来,石玉今天下了班后,光顾

和阿柱生气,没换衣服。上身穿乳白色羊毛衫,下配黑白格子的呢子套裙,腿上

穿着淡淡的肉色天鹅绒长筒丝袜,一双小脚儿蹬典雅的黑色细高跟鞋。她看着地

板上瑟瑟发抖的阿柱,娇声说:「舒服吗小阿柱?婶婶对你好不好呀?」阿柱张

开冻青了的嘴还说舒服呢……石玉粉脸一板,用细高的鞋跟在水池下一点,冷笑

着地说:「呵呵,你还舒服?在这里躺下。」跪在厨房冰冷的瓷砖地面上1个多

小时了,这孩子几乎快僵了。孩子从不敢违背婶婶的话,乖乖的躺好。


  石玉就把果盘放到洗菜池里,一手扶着池边,冷笑着说:「好吧,婶婶就让

你好好舒服舒服,以前尝过高跟鞋的滋味吗?对了,您们农村的妇女是不穿高跟

鞋的,今天婶婶好心让你知道一下吧。」抬一只小脚踩着阿柱的胸口,接着另只

纤足踩上他的肚子,袅袅婷婷的站了上来,她调整了一下姿势,在阿柱胸膛上站

住了,开始打开水龙头洗水果。


  石玉的体重约100斤,高跟鞋的鞋跟又尖又细,直接踩在阿柱枯瘦的胸口

上、扎进他肚子里,全部的重量通过纤细尖尖的高跟鞋直接踩在他的小身体上,

细细的鞋跟如金属般坚硬,像钢钉般把他钉在地板上,似乎要刺透扎破了。只有

12岁的小阿柱低声痛苦的呻吟,哀求着婶婶饶了自己。


  石玉亭亭玉立的站在阿柱身上,若无其事的边洗着水果边娇声问道:「饶了

你?有这么容易吗?我才刚站上来呀,水果还没洗干净呢,你这么急干什么?让

你表姐和我吃不干净的水果吗?」说着,右脚用力一跺,正跺在阿柱的肚子上,

阿柱哀号了一声。


  石玉冷笑道:「呵呵,踩人真有意思呀!呵呵,怎么?你也知道痛啊?知道

我的鞋子的厉害了吧,你就多躺一会儿吧。」阿柱陪笑脸求婶婶。石玉轻嗔薄怒

的说:「谁让你把我的旗袍弄脏了,以后要在犯这样的错误,看我不踩得你生不

如死。」 阿柱似乎一看见婶婶石玉的花容月貌,婀娜多姿的身材,修长柔腻的

丝袜玉腿,听到她的的甜美声音,似乎也不痛苦了。


  这时,厨房门一开,莉莉探出头来说:「妈,你还没洗完?」漂亮的妈妈娇

笑着说:「马上就好了宝贝,过去等着吧,这里冷!」莉莉说:「妈,你还踩表

弟啊?他光着膀子不是更冷?」美丽的妈妈说:「你表弟不冷,不信你问问他。

」说着,这位美丽迷人的母亲一顿足,阿柱痛得「哎呦」一声,她的鞋跟儿太厉

害了。莉莉蹲下看着躺在母亲裙下的表弟,大声说:「妈,你的鞋跟都扎进表弟

肉里啦,还有好多的鞋印,都殷出血了,」接着问阿柱:「表弟,我妈这么踩你

你不疼吗?赶快求她饶了你呀。」 阿柱却说不疼,自己犯了错,应该受到惩罚

,何况婶婶还很娇小轻盈。让表姐回屋里,厨房里冷。石玉在阿柱身上踮起脚,

两个细细的鞋跟离开他的肚子,娇笑道:「听见了吧,你表弟愿意让妈踩着,这

也是一种锻炼那。」莉莉心肠软,说:「妈妈,你别踩他了,他好可怜的。」石

玉叹了口气:幽幽的说:「唉,你这孩子就是心肠软,和你妈妈一样,好吧,洗

完了就不踩他了。」说问她用力跺了阿柱的胸口一下,阿柱闷哼一声,嗓子眼里

发甜,感觉要胸膛发热,只听耳边的婶婶的声音:「还不谢谢你姐姐,要不是她

替你求饶,我还要把踩得你多惨你知道吗?」 阿柱连忙感谢,感谢表姐的求情


  这时候,水龙头水变大,冲在水果上有一点水迸溅出来,溅到她的鞋子上,

石玉玉足踮起鞋尖点在他胸口,甜甜的说:「给婶婶舔了。」 阿柱赶紧将鞋子

上几滴水珠舔干净。婶婶满意的笑了笑,把洗好的水果放进果盘,一手端起来,

一手挽住莉莉的胳膊,娇声说:「走了,吃水果去!看我在你表弟身上跳一下!

」说着就如花枝颤袅般的曲玉腿、扭娇躯、纤纤粉足跳起有5厘米,她的这双俏

丽尖细的高跟鞋重重踩落下来,阿柱痛苦的哀鸣一声,感觉胸骨被高跟鞋踩裂了

,似乎内脏也受伤。


  莉莉突然说「蟑螂,表弟身上有只蟑螂,赶紧踩死它,妈。」石玉吓了一跳

,尖叫一声:「哪里?」低头看,蟑螂爬到阿柱的脸上了,石玉抬高跟鞋用力往

他脸上一踩,抬起来一看蟑螂没踩到,把阿柱的脸上踩出个血红的鞋印来。这时

,莉莉往阿柱的肚子上用力一跺,阿柱惨叫一声。好在莉莉穿的是粉色NIKE

少女运动鞋,不是高跟皮鞋。莉莉解释说:「不好意思啊表弟,我踩蟑螂也把你

踩了。」


  莉莉抬起脚,果然一只半死蟑螂在阿柱肚子上,此时,石玉还站在阿柱的身

上,对着他肚子上的半死不活的蟑螂用力踩着,还说着「踩死你,踩死你……吓

了我一跳。」踩了好几下,最后怕蟑螂不死,高跟鞋还在阿柱肚子上用力碾着,

把阿柱也踩得口吐白沫,但是她毫不怜惜这孩子,哪里管他痛不痛呢?她用杏眼

明眸看着阿柱,吓得他又把嘴边的白沫含在嘴里。


  「帮妈妈拿过那双高跟凉拖来,我不穿这双鞋子了!」石玉对女儿说。莉莉

就去拿了过来,母亲就踩在在阿柱身上换拖鞋。换好后才走下他的身体,严厉的

对阿柱说:「把这只蟑螂弄到垃圾桶里,然后把我的鞋底擦干净,你才可以到屋

里去。」若无其事的和莉莉一起到客厅里。阿柱才敢把这口腹水悄悄的吐在水池

了。


  阿柱到了屋里,莉莉在沙发上吃苹果,石玉叫他到跟前训话。石玉看着他,

下命令:「阿柱你听着,但从今天开始,两天不准吃饭。你弄脏我的旗袍,把你

卖了也赔不起。这对你算好的了。但你也不是一点东西也不吃,看见了吗?我和

你姐姐穿的鞋子,每天下班放学回来,你可以吃鞋底上的灰尘,只能舔干净鞋底

,别的地方不许舔。而且是当天穿过的,听见了吗?」阿柱呆了半天,嚅嗫着不

知所措。石玉笑着说:「怎么?还不明白?来,先把我这双拖鞋舔干净吧!跪下

。」阿柱赶紧下跪。石玉坐在沙发上,翘着玉腿,将小脚一伸。阿柱委屈的凑过

来舔着婶婶的鞋底,石玉娇笑着「舔干净,你要指着这个当饭那,不准**面,

对!你的脏嘴别碰我的丝袜,嗯,很好,再添这一只……呵呵,真有意思,这顿

饭算是加餐了。唉呀,我和你表姐的脚都很小,都穿穿36码的鞋,恐怕你不太

饱吧?哈哈」说着,格格娇笑。莉莉在一边说:「妈,真的不让他吃饭哪?」


  如莉莉所说,这两天,石玉真的是不让阿柱吃饭,只能舔食当天她们母女穿

的高跟鞋和运动鞋鞋底,让保姆监督,她们出门后不能舔其他的鞋子。把阿柱给

饿坏了。捱到第二天,还是表姐心疼他,出门前穿上一双鞋子,翘起小脚让表弟

跪在地下舔干净,又在换一双休闲少女鞋,继续让他舔。石玉看见了说:「莉莉

,你这是犯规啊。」走上前来。对着阿柱的手背踩下,阿柱疼的不**底了,手

上的剧烈疼痛使他蜷缩在婶婶的裙下。石玉今天穿的白色的主播制服套裙,肉色

的长筒丝袜,白色高跟鞋,她慢条斯理的踩着他的手背,扭动玉足踩蹍着,樱桃

小嘴微张,娇滴滴的问道:「感觉怎么样?很疼吗?你姐姐这是犯规呀,对你太

好了。我可不管,她犯规也要惩罚你,你没意见吧?」阿柱趴在地上疼得直冒汗

珠,眼泪也流出来,看在自己手背上碾动的高跟鞋,乞求婶婶饶了自己。「饶了

你?那你求我吧,看我能不能心软?给我个不踩你的理由,呵呵……」莉莉在一

旁说:「妈,别折磨他了,快到点了,快走,您用车送我。」就来拽她母亲,石

玉笑着松开脚跟女


  第三天是休息日,莉莉没上学,在房间读书。石玉也不上班,但明天有一个

特别专访,要好好准备。塌娇慵的靠在沙发上,端庄优雅的看着专访对象的相关

材料,命令刚擦完地板的阿柱躺在沙发下充当地毯,她今天穿着红色的羊毛衫,

黑白格子短裙,玉腿上是黑色长筒丝袜,双脚穿紫色细高跟皮靴,这双小脚此刻

正踏在阿柱的脸上。


  阿柱不断地舔着婶婶的这双性感的高跟靴靴底,他舔的特别认真,一边舔她

的靴底,一边欣赏她这双高跟靴子,闻着靴子的清香!他吮着细细的靴跟,哀求

道婶婶换一双靴子,因为已经舔得很干净了。石玉低头看看自己细高跟靴下的阿

柱,他的脸被自己的细高跟靴子踩的扭曲变形,石玉洁白的玉手轻抿樱桃小口,

娇媚的说的说:「换靴子好麻烦的,你真的饿了吗?不过要等到中午才开饭那。

」 阿柱忍着痛赔笑,说自己两天没吃什么东西了,胃里只有她们母女鞋底上的

土和泥。阿柱从两只俏丽的靴子下的缝隙间看见婶婶光滑玉润的丝袜美腿,短短

的黑白格子套裙,和娇美如花的脸庞,心情波动。石玉用葱白的玉指支着粉嫩的

面颊想了想,笑着说:「今天对你好一些,我多换几双鞋子,让你吃的饱饱的,

好吗?」说着,一双纤足一顿,尖尖的高跟靴顿时把阿柱的脸踩的严重口眼歪斜

,痛得他眼泪鼻涕都流下来,这张被踩的歪七扭八的小丑般的脸,逗得石玉格格

娇笑:「你这样子,看来只配被我踩着啊。哈哈」


  石玉也看得有点累了,伸了伸懒腰,想戏弄一下阿柱,就把材料卷成话筒形

,娇笑着采访阿柱:「小阿柱,你好啊,被主播婶婶踩的滋味怎么样?」阿柱呆

头呆脑的不知如何对话,傻看着婶婶,说还滋味不错。石玉笑着:「是吗?我可

有蛮重的哦!」?


  石玉阿姨娇笑着,叫来了保姆,在保姆的搀扶下,一直玉手拿「话筒」,一

只玉手扶着保姆的肩,优雅的抬玉腿阿柱饿的干瘪的肚子上站起来,拿话筒对着

阿柱的嘴,娇声的做采访:「现在什么感觉?比刚才是不是重多了?哈哈……」

她那双尖细的高跟皮靴扎进阿柱的皮肉里,形成美丽又残忍的凹陷。


  石玉站在他身上,向的观众(只有那个保姆)介绍脚下的孩子有多瘦,她用

甜腻的声音说:「大家看,我的鞋基本上踩进他的肚子里,没想到这个孩子还这

么厉害,我这么踩你都能受得了,告诉婶婶,疼不疼?还能坚持多久?」阿柱含

泪委屈的说自己不疼,低低的哀叫着,「你怎么这么瘦啊,」石玉说,「踩着都

是硬邦邦的骨头,我的鞋跟会不会磨损啊?」保姆陪着干笑着,马上去干自己的

活了。


  「妈,你在干什么啊?」莉莉在书房里问「吵死了!」石玉笑着说:「SO

RRY,打扰你了,妈妈不敢了。」冲阿柱做了个鬼脸,接着重重跺了他一脚。

阿柱惨叫一声,吓得胆战心惊,不知说什么好,忍着锥心般的疼痛,龇牙咧嘴,

咝咝作响。尽力憋气让肚子硬一点,以抵抗尖尖的高跟鞋的重踩。


  她仍下材料,从阿柱身上走下,命他把自己的鞋子都拿来。阿柱顺从的将婶

婶的两只迷人的靴底又添了一遍,爬到鞋架边,鞋架上面两层是石玉的各式高跟

鞋和高跟靴子,足有十几双。全部送到石玉面前。 眼睛直勾勾看着石玉的双脚


  石玉命令阿柱趴下低头,自己脱下了黑色的长丝袜,阿柱偶一抬头看见这美

丽的一幕,不禁目瞪口呆,石玉看着阿柱的呆样,笑着说:「讨厌,老看什么?

过来躺下。」坐在沙发上,用那双玉笋般的小脚儿踩在阿柱胸口上,优雅的穿一

双淡金色超薄水晶长筒丝袜,穿好后,拿过一双镂空后绊带前包后空的白色高跟

凉鞋。放在阿柱胸上,开始穿鞋,


  她的丝袜小脚儿穿鞋子的动作好性感撩人,穿上并系好鞋袢后,她开始试着

站起来,命阿柱伸臂搀扶着她的纤纤素手,石玉娇柔无力的站在了阿柱胸腹上,

娇媚地说:「怎么样?好看吗?」可怜的阿柱忍着胸膛上刺骨的剧痛,称赞道好

像观世音菩萨一样美。他也不知怎么冒出这么一句,忐忑不安的看着站在他身上

的婶婶,石玉听了格格娇笑,身子笑得如花枝颤袅,突然脸色一变:「观世音?

我有那么胖吗?你小子想使坏,叫你坏,叫你坏……」说着,她用力一顿足,阿

柱痛苦的惨叫一声,吓得阿柱颤声解释说形容她像观音菩萨一样圣洁无暇、端庄

美丽,没有别的意思。


  石玉不听他解释,轻抬起一只粉足,温柔的落下,接着抬另只粉足,踩落,

在阿柱的肚子和胸口上,做原地踏步动作,她边踩边说:「敢笑话你婶婶,今天

我要你知道我的厉害,看我不踩死你,踩死你……」石玉杏脸微红,娇嗔薄怒的

样子可爱极了,这样的踩法确使阿柱苦不堪言。疼得他身体直痉挛哆嗦,不断的

痛苦呻吟,阿柱无助的抽搐颤抖,在空中双手乱抓,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一根

救命稻草一样,石玉似乎把他当成无生命的东西一样。


  站在阿柱身上的石玉的确很美,生得唇若点樱,眉如墨画,说不出的柔媚细

腻,花般娇艳。她那俏丽的高跟鞋细细的鞋跟因为太高,有点儿站不稳,一对鞋

跟钉在阿柱胸口上微微晃动,阿柱连忙来扶了她一下,怕崴着婶婶的小脚儿,石

玉低头看着我,轻启朱唇,娇声的说:「谢谢啦,唉,你也真可怜,被婶婶这样

踩着还要关心婶婶,我真是有点不忍心在踩了,不过婶婶还是要踩你,你怪婶婶

吗?」 阿柱这孩子却说,不会怪婶婶,他愿意被婶婶踩,即使踩得吐血也没关

系。石玉微微媚笑:「嘴还挺甜。不过最近我真的有点儿胖了,怎么办?你能觉

出来吧?我天天站在你身上,说说我有多重。」阿柱哆嗦着说有95斤,


  「比这重……再猜?」用力一跺他。痛得阿柱说了个101斤,


  「啊,你怎么知道的?」石玉惊讶的说: 「猜得这么准,我昨天测的,你

挺厉害呀、」说完,她玉腿撩起,抬起一只粉嫩小脚,用一只脚将他踩住,全身

的重量只用一只高跟鞋脚踩着这个男孩。阿柱看着婶婶这个性感的动作,肚子上

却如锥刺般痛楚,忍不住惨叫一声


  阿柱的惨叫声被在书房里的莉莉听见了,尖声说:「怎么了,表弟?」阿柱

被野蛮婶婶踩得半死不活,没回答呢。石玉轻轻的说:「说你没事,在帮我打扫

地板。听见了吗?」 阿柱强忍痛苦,按照婶婶的意思高声说了。莉莉又说:「

我怎么听着声音不对,我妈又踩着你吧?」石玉此时往后轻移莲步,粉足高跟踩

在他肚子上,优雅的慢慢蹲下,保持一个柔美的姿势,这样她就优雅的蹲在阿柱

的肚子上,高跟凉鞋的细细的鞋跟几乎完全扎进他的肚子里,似乎她穿的是一双

平跟鞋,玉腿露在裙外细腻的丝袜显得金黄亮泽,轻声说:「说你在干活呢~~

我在看杂志~~敢说我踩你的话,就……哼。」


  还没说完,莉莉从屋里出来了, 「表弟,还没踩你呀,我看都快把你踩死

了。妈,你太狠心了,看把表弟踩得。」


  石玉笑着说,「啊呀,莉莉,妈妈这是在测量体重呢,你表弟现在成了体重

测量仪了,跟我在美体馆称的一样,一斤不差。唉呀,不对,我现在多了一双高

跟鞋呀,哈哈,那猜的还不算太对呦。惩罚你一下。」说着,石玉又抬脚用力跺

了一下,鞋跟正跺在阿柱的胸口上,阿柱惨叫了一声。


  「你也来称一下吧,你的表弟真厉害。」


  「是吗?表弟你这么厉害呀?那你称称我有多重吧。我感觉最近也胖了。」

莉莉说完,调皮的冲表弟做了个可爱的鬼脸,轻巧的跳到阿柱的肚子上,阿柱惨

叫着喊痛……


  石玉笑着说:「淘气,哪有两个人一块的,等我下去你在称呀。」


  「不对,表弟你说我多重,加上我妈的体重不就对了吗?」


  阿柱被踩得胸口窒息,喘不动气了,拼命说了句要一个一个的称。


  石玉说:「对不对呀,来,妈妈先下去~~」说着,从阿柱身上下来。


  莉莉站在紧张的问:「妈,踩他的肚子还是哪里?」


  「我刚才是站在他肚子上的,你站在他肚子上吧。」


  莉莉穿着粉色的运动上衣,下穿黑色休闲裤,小脚穿粉色运动鞋。双足踩着

阿柱的肚子,让他测量体重。阿柱上次是蒙出来的,自己的小身体哪里会测体重

?就说了个105斤,其实莉莉才95斤而已。


  莉莉非常生气「我哪有那么重?比我妈还重啊?你这个秤不准的。」


  「那我们要修理一下他了,」她母亲石玉说


  「怎么修啊,我可不会。」女儿说。


  「来,妈妈教你,用我的高跟鞋,你的休闲鞋,来修理他就可以了。」


  母女两互相搀扶,她们母女的高跟鞋、运动鞋一起狠踩阿柱,于阿柱年纪还

小,身形瘦小,两个人一起站在他身上显得很拥挤。


  石玉可能觉得还不解恨,让莉莉先下去扶着自己,就这样,母亲扶着女儿的

香肩,美丽的双足优雅的跳起来重重跺在阿柱肚子上,阿柱哀叫着,美丽母亲生

气的着跳踩着侄儿,「一、二……」女儿扶着母亲,给数着数,每一次这位母亲

的高跟鞋美足落下,阿柱都哀号一声,声音不似人类,惨不堪言。而她清纯美丽

的女儿娇笑道:「妈,你跳的还蛮高呢。」 妩媚的母亲也笑道:「不错吧,妈

妈平时不是爱跳舞吗?来妈妈扶着你。」走下他的身体,让女儿莉莉踩上来。莉

莉也在母亲的搀扶下,双足并拢,优雅的跳踩着。阿柱都快号不动了,莉莉娇羞

的对我说:「不许喊疼,不许你喊,你骗人还会测体重呢?」 阿柱看着表姐的

粉脸晕红流霞,丽色生春,少女的害羞姿态迷人,她的小嘴撅着,抬玉腿用运动

鞋跺着阿柱,抬得不高,姿态好看,好似翩翩之舞,举止间那份娇柔俏丽之韵难

以描述。


  母女两个把阿柱踩得奄奄一息,阿柱痛的只剩下哆嗦,身体痉挛抽搐,她们

也累的娇喘微微,香汗淋淋。


  最后,石玉让女儿下来,自己甜甜的微笑,优雅的纤纤双足蹲踩在阿柱身上

,看着他嘴角淌出黄浊的液体,她假装心疼拿出香手帕,给他擦拭黄水,娇媚地

说:「我这样踩你会不会更难受?小阿柱?我的鞋跟又扎到你肚子里了。」 阿

柱边吐血边说不会,哭着说婶婶好香,婶婶好美……他有点神志不清了,石玉叹

了口气说 「可怜的孩子,别真给我们娘两个给踩死了。今天就饶了你了。」扶

着墙壁站起身,轻移莲步,从阿柱身上走下,到和莉莉到说话去了。


3
版权声明: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《原创》内容,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本站文章内容,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。

热门视频

最新推荐

精彩回顾

在线
客服

官方客服

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,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

邮箱:88888888@qq.com

Q Q客服:联系客服

工作时间:9:00-18:00,节假日休息

顶部
登录注册

立即登陆